廣播劇版
👩👨

👆點擊轉換🔃

專業版
👩

灰級字體
灰級字體

👆點擊發聲

🔇
👆點擊靜音

XXX跳蚤嬸母子三人走到溪東村村邊大水溝邊那裡,就聽見鑼鼓聲,又聽見有人唱歌:

XXXXXX五月人扒船,

XXXXXX人啊人扒船,

XXXXXX溪中鑼鼓鬧紛紛,

XXXXXX船頭打鼓別人婿,

XXXXXX船尾掌舵是我君。

XXXXXX囈了囈呀是我君。

XXXXXX六月。。。

XXX“真好聽。”細妹問:“阿媽,人家在唱什麼歌?”她媽說:“《桃花過度》。”

XXX跳蚤嬸母子三人走到離她家門口五六十步的地方,她家門口一個女人眼好:遠遠就認出來,趕緊進門去對跳蚤嬸她媽喊:“天壽姆,天壽姆,梅香姐回來了!”

XXX天壽是梅香先父的名。天壽姆三步打作兩步走,一踏出門,梅香已到,她叫:“阿媽!”

XXX同時,兩個小孩叫:“外婆!外婆!”

XXX天壽姆高興得眼淚一下就滾出來。她兩邊手牽著兩個外孫,連連應“有有有”後問她女兒:“多......

廣播劇版
👩👨

👆點擊轉換🔃

專業版
👩

灰級字體
灰級字體

👆點擊發聲

🔇
👆點擊靜音

少歲啦?”

XXX梅香說:“男的肖雞,九歲;女的肖豬,七歲。”

XXX“好好好,我抓到一隻雞仔和一隻豬仔!”天壽姆說著笑到嘴裂開。她又看著梅香,說:“沒想到你回來!”

XXX說著四五人已跨入門檻裡去。同時,梅香伸手搭著阿花的肩頭,說:“我遠遠就認出你。”邊說邊“拖”阿花進屋裡去。

XXX阿花說:“梅香姐,你怎麼這麼久才回來一趟?我們村裡的女孩子人人都‘罵’你忘記我們了,說你命好:吃穿不用擔心,有男孩有女孩,享福。”

XXX梅香說:“我怎麼會忘記我們這幫姐妹。我家那裡忙死,無法常常來,做夢都夢見跟你們在玩。還是嫁在本村好,娘家婆家在一塊,早早晚晚嘴看見眼看見。”

XXX阿花跟放下百斤擔子一樣,重重嘆了口氣,說:“你不知道。”

XXX梅香問:“怎麼呀?”

XXX阿花說:“千人千人苦,無人苦相同!我得回......

廣播劇版
👩👨

👆點擊轉換🔃

專業版
👩

灰級字體
灰級字體

👆點擊發聲

🔇
👆點擊靜音

去煮飯。你住多幾天才回去吧,慢慢聊。”說完就回去她家。

XXX狗仔兄妹同小孩去玩。

XXX天壽姆跟她女兒說:“來了就住多幾天吧。”

XXX“我就是要來住幾天,”梅香說:“一來,明天是你五十歲生日,抓隻鵝來你吃;二來,現在有空,過了夏至又沒空了;三來,那個大的----阿馬今年十九歲了,想來跟你商量他的親事。”

XXX阿花出去後,梅香問:“阿媽啊,我看阿花都沒笑容,又嘆了這麼大的氣,到底怎麼了?”

XXX“哎,苦命花。”天壽姆說:“她慘啊!你肖馬,今年三十六歲,阿花肖狗,小你兩歲。她二十歲嫁,到今年才十二年,男孩女孩一大抽。”

XXX梅香問:“多少個?”

XXX“男孩女孩八個。”天壽姆說。

XXX“那是慘。我四個,整天已經忙得掉褲子。”梅香說:“快紡無好紗,快嫁無好家。窮人多生子,淒慘現追。”

XXX“更慘的,是她老公死後,無依無靠,回來娘家。。。”天壽姆說。

🌻🌻🌻

廣播劇版
👩👨

👆點擊轉換🔃

專業版
👩

灰級字體
灰級字體

👆點擊發聲

🔇
👆點擊靜音

XXX“難怪,看起來她老真快,臉蛋跟蘿蔔乾一樣皺。”梅香說。

XXX天壽姆說:“古人說:‘男怕入錯行,女怕嫁錯郎’。世上事,說不清就是。”


左排:鍾鸞(阿花),成興(說書人),綺鈿(虼蚤嬸)
右排:許老師,冰英(天壽姆),樂兒(細妹),
右排:凱銓(阿狗)